-- 鳳臺縣政府網 --  
  手機版  新聞熱線:0554-8685532 / 0554-888640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今天是:
舉報電話:0554-8685532
網站首頁 鳳臺新聞 州來時評 社會民生 時尚休閑 信息廣場 淮河文化 醫療保健 消費指南
超市·旅游 專題·觀點 · 服務·關注 歷史·人文 就醫健康 汽車房產 美容娛樂 商場導購 《鳳凰臺》電子報
首 頁 > 美容娛樂


主創與觀眾 誰更需要“解釋”?

【字體: 】【2019/7/2】 【作者/來源 新華網】 【關 閉

信息來源: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ent/2019-07/02/c_1124697657.htm

  一旦一部影視作品遭到質疑,便會有主創,諸如導演或者編劇通過一些渠道進行解釋。

  這似乎已經成為了近些年在影視劇創作領域的一種現象。

  但這種事后解釋是否有利于扭轉觀眾對一部作品的主觀印象?

  而觀眾對一部影視作品的評價,尤其是批評是否真的就是不懂藝術,不懂創作,毫無可取之處?

  藝術創作者到底應該如何在自己的創作思維和觀眾接受思維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

  這些或許才是各種“解釋”之后所值得人們思考的。

  畢竟,創作者可以通過解釋或者回應表明自己的“不凡”,

  但觀眾是否需要解釋或者回應給自己“添煩”呢?

  內存

  觀眾吐槽《帶著爸爸去留學》,都在吐槽什么?

  由姚曉峰執導,孫紅雷、辛芷蕾領銜主演,劉敏濤、涂松巖、楊玏特別出演的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正在熱播。主創本身的演技飽受認可、海外留學與親子關系的話題正中下懷,劇集一播出引發熱議。但隨著劇情的展開,不合邏輯的事實、經不起推敲的細節、夸張的人物塑造,偏離現實的故事結構,該劇目前的豆瓣評分已經掉到了3.6分。

  1.違背常識

  《帶著爸爸去留學》剛播出幾集時,網友已發現了不少漏洞。例如,黃成棟(孫紅雷飾)帶著寶貝兒子黃小棟(曾舜晞飾)出國面試,過海關時工作人員懷疑黃成棟企圖“非法滯留”決定將其原機遣返中國。明明會英語的兒子一言不發,老父親在旁邊中文夾雜著生硬的英文連說帶比畫地解釋:“我是他爸,Daddy,這孩子是我從小一口一口喂大的,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現在大了(big),長翅膀硬了,現在我送他來上學,就在你們這兒待7天,only seven days。”說完還唱起了“鴻雁向南飛,對對排成行”。也不知道是否聽懂抑或是看懂了黃成棟的表演,上一秒嚴肅的外國海關人員成功被逗笑,黃成棟順利入境。有網友調侃:“原來瞎說還真有用?”

  2.邏輯混亂

  隨后出了機場上了大巴,一車人正在相互寒暄彼此熟絡之際,一名未交待身份的女子(猜測可能是沒有家長陪伴的留學生)開始瘋狂地潑冷水,“到這邊融也融不進去,自己的文化也沒學明白,跑這來缺少父母管教,最后還不是從哪兒來回哪兒去?”臺詞和嘴型對不上也是大寫的尷尬。話音剛落就發生了車禍,她因為沒系安全帶被甩出車外領了盒飯。

  本該驚魂未定的父子二人下一秒坐上了豪車,與誠邀他們上車的武翰祥(涂松巖飾)、武丹丹(蔣依依飾)父女談笑風生。黃成棟有模有樣地對豪車進行了一番點評,當武丹丹問黃成棟開的什么車時,黃成棟回答,“開車的最高境界就是手中無車,心中有車……”聽不慣老爸吹牛皮的黃小棟憤然下車,此時是美國的深夜,黃小棟迷路了。在找兒子的過程中,不會英語的圖書管理員黃成棟在全英文界面的筆記本電腦上幫助外國人遠程修車,該國際友人非常感激,熱情地幫他找回了兒子。有人吐槽說:“這個圖書館管理員爸爸懂得可真多!”

  3.強行煽情

  當黃小棟回去找同學時,迎面撞上了槍手,跟在兒子后面的黃成棟主角光環護體,躲過了子彈,直接赤手空拳上去搶槍,制服歹徒,成為英雄。

  黃爸爸成為英雄的同時,劉媽媽(劉敏濤飾)也不甘示弱直接開車闖進了警戒線,被帶到了警察局。一番感天動地催人淚下的說辭讓飽受中華文化熏陶的觀眾淚眼婆娑,“孩子就是靶心,父母就是子彈,我想這世界上沒有哪件防彈衣能夠阻止這顆子彈。”這番話能讓美國警察動容并放人,看來劉媽媽的段位也不低。

  4.廣告植入

  除了劇情邏輯飽受詬病外,劇中的廣告植入也是槽點多多,甚至被網友調侃,“《帶著爸爸去留學》是廣告里植入了個電視劇吧。”

  從第一集開始,感冒藥、學校、培訓機構、奶粉、汽車、辣椒醬、電動牙刷、手游、零食等廣告無處不在。車禍發生后立刻叫車,植入汽車廣告;吃飯的時候介紹辣椒醬,臺詞相當多;收拾行李的時候發現了一罐奶粉又開始介紹;錯過面試給某教育機構打電話,教育機構輕而易舉地給推薦了另一個學校…… 整理/實習生 宋豆豆

  動態

  編劇劉珂認為該劇里沒有誰是完美的

  家長和孩子都屬于一個自我成長的過程

  人受到“擠壓”才會暴露更多問題

  由姚曉峰執導,孫紅雷、辛芷蕾領銜主演,劉敏濤、涂松巖、楊玏特別出演的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目前正在東方衛視熱播,該劇講述了留學陪讀背景下,幾個不同類型家庭的父母和孩子實現互相陪伴,最終收獲成長的故事。

  針對該劇牽強的情節和戲劇化痕跡明顯,以及由此引發的諸多關于學校教育、家庭關系、留學態度等爭議,編劇劉珂近日接受媒體采訪表達初衷。她說:“人一旦離開舒適區,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當他受到一些壓力的‘擠壓’后,會暴露出更多的問題。如果能夠深入地去探討這些問題背后的原因和本質,這才是我們這部劇的創作初衷。”

  “部分劇情源于真實事件”

  在編劇劉珂看來,這部劇的現實意義在于,通過對留學生活的剖析和呈現,更深入地探討了家庭教育方面的種種問題,“這部劇主要反映的是原生家庭的教育問題,通過對劇中四組家庭教育問題的集中展現,讓觀眾看到家庭教育的癥結所在,才能更好地對癥下藥,引起大家的反思和注意。”

  在寫這部劇之前,劉珂不僅從一些紀錄片中找尋靈感,還多次實地走訪調研,對留學生人群進行采訪,收集了很多真實案例,作為這部劇的素材使用。該劇部分劇情源自于導演姚曉峰的真實經歷,“劇中黃小棟因突發意外錯失了去理想學校面試的機會,這部分劇情是在導演的親身經歷的基礎上進行創作的。”編劇劉珂表示,目前播出的劇情中每個人物的經歷,都是有出處和原形可循的,“這些經歷不是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但經過我們的藝術加工,將掌握的現實素材進行分類,最終合理融入到現在的劇情里。”

  “這部劇里沒有誰是完美的”

  “如果讓我給這部劇加一個標簽,那我更傾向于教育題材,因為它探討了原生家庭關系。”劉珂強調。

  劇中,從黃小棟、武丹丹、陳凱文和朱露莎四個留學生的人物性格上,都能清楚明顯地看到原生家庭的影子:黃成棟的“巨嬰式”教育方式讓黃小棟心生“逆反”心理,“黃成棟對孩子過度的愛,交織在一起,由此就形成了黃小棟的叛逆性格”;武翰祥的“放任式”教育方式,無形中讓武丹丹喪失安全感,“看似是富養,實際上在時間、經歷上的陪伴又有很多缺失,從而影響了她的身心健康”;陳凱文和朱露莎則“同病相憐”,“她們在原生家庭所得到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是一種變相的控制”,但這兩人的原生家庭環境又有些微的區別,劉若瑜更傾向于讓孩子按照自己設定的軌跡成長,而朱露莎則要背負起整個家庭的未來,“她父母給她的每一份愛,暗中都是標好價格的,但這個價格很貴,貴到讓她不堪承受,最后誤入歧途。”劉珂認為,這部劇真正關注的是這些孩子“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問題”,“什么樣的原生家庭教育會導致孩子在行為上有這樣的傾向。”

  原生家庭對孩子的成長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尤其對孩子人格的塑造,功不可沒。父母應該更注重營造良好的家庭氛圍,為孩子帶來正向健康的家庭教育,與孩子建立一個平等、成熟的良性親子關系。

  《帶著爸爸去留學》同時也探討了親子關系的重要性,劉珂認為,這部劇的核心是“成長”,“這部劇里沒有誰是完美的,不論是家長還是孩子,他們都始終屬于一個自我成長的過程。”正如該劇片花中武翰祥的那句,“父母不能為了陪孩子一陣子,而犧牲自己的一輩子,”劇中無論是黃成棟還是劉若瑜,最后都得到成長,他們意識到父母應該放手讓孩子獨立成長,在照顧家庭的同時,也不要放棄對人生和夢想的追逐。

  “留學不是教育的終點,而是起點”

  《帶著爸爸去留學》中,陳凱文和朱露莎因“同病相憐”而走到一起,他們有著相似的成長環境,在父母縝密規劃下按部就班的成長,小小年紀就來到異國留學,無法融入當地社會,心理壓力越來越重。

  在編劇劉珂看來,“很多家庭完全忽略孩子適合什么樣的教育方式,也忽略了出國留學具體會面臨什么樣的問題。甚至還有些家長將留學作為一勞永逸的終點,但在我看來,留學不是教育的終點,而是一個起點。”對此,她表示,“留學熱的當下,大家不要盲目跟風,而是要辯證和理性地看待留學這件事。”

  在采訪中,劉珂還呼吁觀眾,“希望大家把關注點放在‘帶著爸爸’四個字上,而不單單關注‘留學’,這四個字傳遞出了一種不同尋常的原生家庭模式,它提醒我們這部劇所探討的題材范圍是家庭教育。”

  在她看來,理想的親子關系建立在父母雙方人格獨立的基礎上,“在這樣的基礎之上,父母在孩子的身邊,以一個獨立人格的形象,這種存在本身對孩子就已經是一個最好的導向。”文/本報記者 楊文杰

  相關

  這些年編劇們發過的“聲”

  如果說影視劇賦予了人們一個天馬行空自由徜徉的平行世界,那么編劇便是這個平行世界的締造者與筑夢師。相比于明星的光芒萬丈,幕后的編劇似乎處在行業的邊緣。影視劇聲名大噪時,他(她)們不在;觀眾不滿時,他(她)們出現:不滿改編,怪編劇;不滿人設,怪編劇;不滿劇情,依然怪編劇。近年來,“某某編劇回應質疑”多次出現在各大媒體的報道中。

  同為近期熱播劇的《少年派》,7月1日,編劇六六在微博發布長文《誰的青春沒荒唐過》回應劇情爭議。她借由自身經歷指出:“絕大多數人都是青春荒唐過的林妙妙,中年還在荒唐著。你們希望電視里的妙妙可以擺脫你的命運,變成你心目中最美好的自己。可我不是寫青春偶像劇的,我是寫現實題材劇的!”

  2018年的熱播劇《香蜜沉沉燼如霜》在開播后收視一路高升,但隨著劇情的開展,觀眾發現男女主戲份越來越少,質疑男二加戲,引發劇迷不滿。A組編劇團隊成員馬佳凌晨3點發出聲明《致香蜜女孩的一封信》,首先對觀眾的熱愛表示感謝,其次對男女主角戲份少做出回應,由于現階段播出劇集中幾條故事線的并行讓觀眾產生了男女主被弱化的感受,最后希望“香蜜女孩”耐心看完就會更加理解編劇們的創作初衷。但隨后,B組編劇團隊的張鴛盎承認自己劇本遭“注水”,開播后才知43集劇情拉長到了60集。連續一周,雙方對劇集注水各執一詞。

  2017年《我的前半生》播出,多數觀眾接受不了閨蜜對女主這么好,女主搶了閨蜜的男朋友這一走向,編劇秦雯在接受采訪時回應稱結局修改了6次,“唐晶和賀涵情感關系是一種比較現代、又比較糾纏的情感關系,這種情感關系不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后面真正看到結尾的時候,是很舒服的,他們并不是要刻意地做什么事情,不說道德上的譴責,或者道德上的評判,但是他們最后的那種選擇其實是忠于自我,就是劇本所說的那種,不念過去,不畏將來,只是一種很豁達的對待感情的態度。”

  2015年,網劇《盜墓筆記》播出后,吳邪由原著中的古董店小老板變成了德國留學生、“把文物交給國家”、與原著有所區別新增人物High少和陳丞澄等問題引發網友們幾乎溢出屏幕的吐槽。對此,編劇白一驄在微博發表《于爾肩頭——吊打編劇時記得喊上我》,針對網友的吐槽一一回應,對于High的加入,他表示,“在和小哥、胖子結伴而行之前,吳邪有太多的心理活動……所以就找一個人來幫他說話。”關于那句把網友憋出內傷的臺詞“把文物交給國家”,他回應稱“是我讓天真把文物上交給國家的”。(文/實習生 宋豆豆)


 

 

 

 

編輯:胡菊

  【收藏】  【打印
《鳳凰臺》電子報    
電子報2012-4-25
公益
便民信息    
天氣路況火車
電視賽事股市
彩票運勢基金
鳳臺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咨詢投訴
版權所有:鳳臺新聞網 主辦:中共鳳臺縣委宣傳部 承辦:鳳臺縣信息辦 鳳臺縣信息產業中心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0554-6646500

皖公網安備 34042102000108號

  皖ICP備06002640號 | 皖政新辦備06012號 | 技術支持:安徽龍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七仙女闯关